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POS机里的分成秘密:银联坐地收钱

时间:2013-09-12 00:52:10

POS机里的分成秘密:银联坐地收钱

pos机里的秘密:银联坐地收钱

线上支付业的霸主支付宝和线下支付业的垄断者银联终于正面交锋了。8月27日,支付宝突然在微博上宣布,“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支付宝将停止所有线下POS业务。”

  此言尽管看似措辞模糊,但业内人均心知肚明,支付宝剑锋所指就是POS机市场的垄断者银联。但在记者多方了解后证实,此番成为焦点的POS机市场其实并非双方真正的战场所在,在支付行业的新老两代霸主之间,一场交织着复杂利益局的暗战已经全面打响。

  支付宝撒手线下支付

  “关于具体的原因目前不方便透露,但善后方面,目前支付宝在线下布设的POS终端已有上万部,业务停止之后,将会委托给相关的银行机构来接手。对商户和消费者不会有影响。”支付宝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至于目前支付宝在线下支付的投资和收益,该人士表示,目前没有相关的数据披露,此次业务停止并非暂停而是确实停止,以后是否恢复要看情况。

  而被送到舆论浪尖的银联方面,则对市场传闻沉默以对。“我们目前不方便发表看法,”银联品牌营销部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外面有很多关于银联的报道,包括垄断、封杀之类,但银联暂时没有相关的声明回应。“在银行卡收单支付方面,我们也只是一个产业参与者,一直坚持合作共赢的观点;同时,使用银联卡支付,自然也需要走银联的相关规则。”

  该人士同时强调,在接入银联网络方面,银联旗下的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商务,和其他第三方接入一样,并没有受到特别的优待。“在相关的手续费问题上,我们也是按发改委等部门的规定去做。”

  去年3月,支付宝曾宣布推出物流POS支付方案,并计划未来3年投入5亿元升级电商COD(货到付款)体系,但仅仅一年多点时间,试水线下支付业务的支付宝就鸣金收兵。

  在此前夕,关于银联欲收编第三方支付的传闻已是风声鹤唳,特别是在最近一次董事会上,银联甚至制定了正式的时间表,提出今年9月起各成员银行停止向非金融机构新增开通银联卡支付接口,存量接口上不再新增无卡取现、转账、代授权等银联卡业务;12月31日前,所有非金融机构线下银联卡交易业务统一上送银联转接,明年7月1日前,实现非金融机构互联网银联卡交易全面接入银联。

  不过截至目前,除了支付宝的关停声明,支付宝和银联方面对于市场传闻均未作官方表态。一名接近银联的人士告诉记者,不管具体原因怎样,银联都不会去做回应,“对方说了一句‘众所周知’,银联去回应,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嘛!”

  对于支付宝撒手线下,有第三方支付人士表示,一方面是做一个姿态,释放一个反垄断的信号,但另一方面,线下支付对于支付宝的盘子来说毕竟不大,所以也可以说以退为进。

  而对于传闻中所谓的银联收编,也不乏看空的观点。艾瑞分析师谢春告诉记者,“即使银联想做成这个事情,也并非易事,还要看银行和监管方面的想法。”

  揭开POS机分食比例

  伴随着银联与第三方支付的暗战,在收单业务方面的利益分成也备受关注。

  以线下用户使用较为广泛的银行卡POS机刷卡为例,用户刷卡不需要付出任何额外成本,但商户却需要为每一笔刷卡消费付出“手续费”。而至于具体的手续费额度,各家情况不一,要看布设POS机的运营商,比如建设银行的POS机,刷单的手续费为0.7%左右,而招商银行(600036,股吧)的POS机,刷单手续费就需要1.25%;除了刷单手续费外,围绕POS机的软硬件费用,各家的情况也不尽相同。有的厂商和银行为了推广POS机,可能免费赠送给商户使用,不收取任何费用,而有的银行,商户申领POS机首先需要几百元的押金,同时每年还需要支付上千元的使用费。

  根据发改委关于优化和调整银行卡刷卡手续费的通知(发改价格[2013]66号),银行卡刷卡交易情形分为四大类别:餐娱类、一般类、民生类和公益类。四大类中,涉及银行卡刷卡手续费的主要是餐娱类、一般类和民生类,其中餐娱类手续费最高,合计为1.25%,一般类次之,为0.78%,最低为民生类,费率为0.38%。同时,在餐娱和一般类别,部分还实行手续费封顶,从2.5元到60元不等。

  “官方给出的也只是一个指导价,实际上在线下刷卡POS费率上,会有多多少少上下的浮动。”业内人士表示,这笔从商家那里划转出来的手续费,是由多个环节进行分成,主要包括发卡行、收单机构和银联等,大部分比例为7∶2∶1。

  不过,据一名银联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具体分成上,除了7∶2∶1,也有实行8∶1∶1的比例,即发卡行拿到更多的份额。”

  王竹曾在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内任高管,他介绍说,“在这个模式中,银联最舒服,坐地收钱;银行毕竟要靠卡类业务揽储、发展中间业务;最辛苦同时也最难赚钱的其实是收单机构。”

  对于收单机构难赚钱的原因,王竹解释说,“主要是因为铺设POS机的成本是压在他们身上的,一方面是硬件本身的成本,这一块主要通过商户缴纳押金的形式来消化;另一方面,收单机构还需要一支地面队伍,来完成商户签约、POS机维护等工作,就和团购一样,要‘扫马路’。”

  但有意思的是,这个最难赚钱的环节,却聚集了最多不同种类的市场主体,从事收单业务的公司既包括银联下属的银联商务,也包含快钱、通联等支付公司,甚至不少银行也承接了收单业务。

  既然很难盈利,为何包括支付宝在内,还有那么多的人要进入这个领域?前述业内人士表示,“各家都有自己的算盘,银联商务自然不必说,这就是他们业务的延伸;银行愿意来收单,主要是为了发展这些线下商户成为自己的储蓄和贷款客户,费率分成不是重点;支付宝主要做货到付款的POS机,其实是为阿里整体的电商战略服务。”

  一位接近支付宝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支付宝此前做POS机业务,其实角色也是收单机构,在721模式里,分享‘2’这个部分,同样要和银联分成,所以‘支付宝在POS机市场抢银联的饭碗’这个论断其实是外界的误读。”

  银联的边缘化风险

  “所以说在POS机市场,支付宝只是一个普通的市场参与者,完全不足以威胁银联因为政策因素和多年积累而形成的垄断优势,双方的战场根本不在此处。”王竹分析。

  接近支付宝的人士也认同这一观点,“关键其实在于支付宝在线下开始发展无卡交易,这让银联开始真正感到恐慌了。”

  支付宝方面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经详解过他们在移动支付领域的战略规划,二维码扫码支付、声波支付、超级收款(通过短信回复完成支付)是他们目前力推的三种移动支付类型。“虽然,网络环境、用户习惯、商户接受度等各个方面都还制约着无卡移动支付的发展,但大量业内人都相信这是未来的大势所趋,而没有了卡,银联就被彻底绕开了,这块的费率分成就没有银联什么事了。”该人士分析说。

  一位股份银行的人士表示:“线上交易因为是后来新增的蛋糕,这块蛋糕被抢走,银联还不至于反应过激,但线下是原来就在它碗里的蛋糕,支付公司也杀进来了,它就受不了了。”

  易观国际的数据显示,第二季度,我国非金融支付机构POS收单交易规模为2.23万亿元,互联网支付为1.34万亿;粗略计算,单是非金融支付机构的POS收单手续费,一个季度就有近百亿的规模。

  然而在这场博弈中,央行、各家银行以及其他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态度才是至关重要的。

  “银行在观望,”前述股份银行人士表示,“银联是强势方,要是我们得罪他们,他们切断POS接口,导致我们的卡无法刷卡消费,这个打击就太大了。”

  第三方支付公司的态度同样左右纠结,一位支付公司高管表示,“虽然大家不愿被收编,问题是支付宝可以撇开银联单干,但其他支付公司很多业务都仰仗银联,有些公司一半的盈利来自线下POS机,甚至线上部分有些公司没有能力去对接上百家银行,需要银联帮忙。”

  而最为关键的央行目前还未就此事作出任何表态,银联本身是央行牵头发起成立的机构,堪称央行的嫡系,但此前在对待第三方支付的态度上,两者又存在分歧,银联对于威胁自身业务的第三方支付公司素来不满,但央行却发放牌照,承认了第三方支付公司的合法地位。

  “央行在这个当口不会轻易表态,甚至有可能就坐观两边的竞争,将其视为市场行为,所以这场博弈可能还会一直进行下去。”前述支付公司高管总结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出处:南京POS机办理中心

南京POS机办理网址:http://www.100tz.com

常见问题